生活分享
皂鹼大學問

皂鹼大學問

仨個務實與崇尚科學理論的師生

 

這些日子,一直有朋友問偲捷,為何會將手工皂降鹼的要務放在製造的第一時間,而非在手工皂晾皂2個月?

因為對手工皂做再多的成份調整,都只是為了能在製皂時就降鹼!

偲捷是務實科學理論的崇尚者,既然手工皂是門科學,就該用科學的角度來看待手工皂,因此才會有以蠶絲與桃花膠來作為手工皂的基本配方。

根據台灣科教管的一篇科展主題『肥皂熟了,水知道』這篇的研究報告指出,晾皂2個月在降鹼的程度而言差距PH值只有0.1-0.2的差異,差異最大的只有手工皂的重量與硬度,因此『水分』減少的程度才是手工皂成熟的關鍵。

      再反觀回來一個重點,那麼手工皂能否更貼近皮膚與否的『PH值』呢?

沈思後,以蠶絲來降鹼與增加手工皂硬度,在偏軟配方的應用上改善頗多,偲捷的敏感肌也能使用,但是總是覺得美中不足…..因為

洗臉時,這洗進眼睛還是….痛哭涕零的疼啊!

於是乎,就一直尋找著能夠讓手工皂洗進眼睛不那麼疼的添加物,彎彎繞繞的結論還是,如何有效降低皂鹼!!!

接著又憶起一位手工皂前輩的文摘指出:

手工皂之所以好用,並非神一般的添加物,而是它的簡單、純淨!如果前輩的這樣說了,那麼偲捷能改變的只有手工皂的基本元素了。

某次偶然的機會,同事們談論起桃膠這東西(當時是討論如何烹煮),偲捷對於這個連古籍都有記載的食品產生了興趣,同時也發現桃膠可以影響到PH變化,因此耗時4個月的實驗活動就展開了。

很慶幸,崇尚務實科學理論的偲捷也有個崇尚科學理論的老師,在學習新工法與桃膠的協助,真的讓偲捷能夠體驗手工皂洗入眼睛不那麼疼啊!

特此感謝近一年來所有參與試驗的朋友們,因為有各位幫助,讓偲捷可以幫助更多人。

文末附上科教管連結,請各位有手工皂迷思的朋友們真正認識手工皂。http://activity.ntsec.gov.tw/activity/race-1/50/pdf/080211.pdf